带走

Marvel HP 各种美剧
全职 盗墓 无聊日常
资腐 伪二次 王者荣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孤光残影:

锤哥大概得有一千来年要睡地板了吧……什么不见面最好,找基妹戳你肾啊-_-b

漫威电影:

【自制中字】《雷神3》发布全新小片段,托尔和洛基在电梯里敞开心扉交谈。锤:“我曾以为能和你永远并肩战斗”,基:“也许不再见面对我们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就在走向渐渐不对的时候画风突变,锤哥实力坑弟,完了还一脸美滋滋... 请问你们俩究竟是怎么回事啦【手动扶额.jpg

一直都用百雀羚的面膜
补水效果超级好
但这款真的颜值太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杜盾铁】请和我跳支舞(间谍AU,一发完)

白定城:

间谍铁要去接近杜姆获取情报,队长眼睁睁地看着却不能阻止闷闷吃醋啊哈哈哈哈哈


我可能有毒 @哎呦我去 希望你不嫌弃QAQ


注:部分乌托邦设定,参考大事件M氏家族




“你今晚想怎么过?”


“我想回家。谢谢你开车送我,陛下。”


黑暗中杜姆轻轻地笑了:“我告诉过你很多次,叫我维克多。”


他抽出自己西服外套里的手帕,递给托尼。托尼接过去,擦了擦还在往下淌的鼻血。


“谢谢。”


“本周的晚会你会去吗?”维克多问他。


托尼迟疑了一下:“我还没有接到邀请。”


“你可以和我说,我会邀请你的。”


“不,谢谢。”


维克多假装没有听见他的话:“我希望到了那一天,你能穿那套深色的西装。”维克多微微一笑,“我很喜欢那套衣服。”


托尼扭过头去,不理会他的别有深意。环城大道静悄悄地,宵禁时间已经开始了。可是杜姆拥有外交豁免权,因而可以自由地开车出行,那些飞在空中的机器人警察也没来拦他。


“你确定不再去和我喝一杯吗?”他把车停在托尼的大厦前,目光锐利地盯着他:“你看上去像是很需要喝一杯的样子。”


“不,我戒酒了。”托尼回绝说,维克多看着他的眼光里带着担忧。


“斯塔克,过来。”


他的手按在他的肩膀上,另一只手出其不意地环着他的腰。一瞬间托尼从头到脚都绷紧了,他感到维克多的手贴着他的背部下滑,窄小的空间一下子变得很闷热。他想逃开,但是理智告诉自己不能这样。托尼咬住嘴唇闭上眼睛,维克多的手此刻挪到了膝盖,他并紧双腿。


“好了。”他听见他笑着说,维克多的手放开他:“我是在找你身上藏没藏窃听器,亲爱的。”


这个结果并不能使他好受多少,但是维克的语调很轻松,显然刚刚的搜身什么也没有发现。托尼松了口气。


他下了车,以尽量轻松的步子往里走,不让身后的维克多和机器人们有所察觉。屋里也是不安全的,但是总的来说还是好一些。


他走到自己的床边,装作很疲惫地播放音乐,顺手拉好窗帘,这样在外面飞行的机器人警察就不会发现他要做什么。他打开床头一个小小的抽屉,在本该是锁孔的地方轻轻按了一下。


一整面墙立刻打开了,音乐声盖住了里面传出的声音,没有引起巡逻机器人的察觉。托尼走进去,这是一个很大的房间,中间有一张大桌子,此刻大家都围坐在上面等他过来,而史蒂夫.罗杰斯坐在上首,托尼感觉到他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接着落在他手指攥着的手帕上,微微皱了皱眉头。


“今晚有什么收获吗?”他还没有走进,卡罗尔就急切的问。


“只偷出来了一点资料。”托尼把硬盘递过去,“还被机器人警察发现了,好不容易才脱出身。”


“你鼻子还好吧?”克林特笑嘻嘻地说。


“让你失望了,并没有被打伤。”托尼板着脸说,拿手帕使劲按了按,让鼻血不要淌下来。“说真的,我们应该行动。现在的形势一天比一天更加危险,我很难争取他们的信任,不敢保证这个庇护所还能维持多久。”


“我知道。”卡罗尔说,大家都点点头:“我们在等你拿到周六晚会的邀请,到时候我们就可以行动。”


“你会拿到那个邀请的吧,斯塔克?这可是我们最后的机会。”


托尼看着一屋子人期待的神色,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会的。”他努力想使这句话听起来真实一点。“我有点累,先上床睡了。”


他走上楼梯,出乎意料的是史蒂夫也立即跟上来。


“你有什么事?”


“这是杜姆的手帕。”史蒂夫的声音很沙哑,“这上面有姓名缩写,和拉特维尼亚的国徽。”


“那又怎样?”


“他送你回来的,是吗?”


“是的,不然我只能跳上一个空中警察的背,叫他带我回来。”托尼不耐烦地说,可是史蒂夫抓住了他的胳膊。


“你有没有想过这件事——把一个危险分子带到基地附近,我不知道你居然如此欠考虑,托尼。”史蒂夫一口气往下说,可是不看他的眼睛:“报纸上都说你和杜姆最近走得非常近,渐渐开始怀疑你了,有许多不好的言论。你是一个公众人物,托尼,你应该注意一点。”


“我不需要你来告诉我这些。”托尼生硬地回答。他的鼻血又淌出来了,那机器人警察的一拳打得可真够呛。他想走进房间,可是史蒂夫挡住了门。


“你什么毛病?!”一晚上的怒火,还有随之而来的心头的巨大压力,托尼爆发了:“我跟谁出去,和谁一起,这跟你没关系!不要假惺惺地用什么‘这会影响我们的计划’来吓唬我,天晓得你从来就只关心你的计划,你的大业,伟大的美国队长的又一宏伟目标。我也有私人生活!你这样和那些监视别人的机器人警察有什么区别?为什么我不能和维克多——唔——”


他的话没有说完,被史蒂夫用吻封在了嘴里。他吻的力道相当之大,托尼不由得一个趔趄,往后退了几步,史蒂夫把他拉回来,几乎是凶狠地把他按在他的怀里,嘴唇在他的唇上辗转碾磨,托尼抓着他身上的衬衫,几乎透不过气来。


良久以后史蒂夫终于放开了他。托尼靠在他的胸口,努力从这个差点憋死自己的吻中回过神来。史蒂夫拽过他手里的手帕丢掉,用自己的袖子擦干净托尼脸上的血迹。


“去睡觉。”他简短的说,接着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托尼一晚上没有睡好。他的嘴唇发烫,软乎乎地一碰就疼,要不是因为这个,托尼还以为昨晚那个吻可能是个梦。他到现在还没有猜透史蒂夫的意思,到底是生气还是别的什么,但是这个吻暂时转移了他的注意力,驱赶心头的压迫感。


他起床简单的洗漱,走进大厅,发现气氛很奇怪。所有人都看着他,仿佛在看什么新奇的事务。史蒂夫低着头,没人看得见他此刻脸上的表情。


托尼不安地走近桌子,之间那上面是一封漂亮的请柬,用龙飞凤舞的字体写着。


托尼:今晚和我一起,我想请你跳舞。维克多。


背后盖着拉特维尼亚的徽章。


托尼看了看请柬,有些不自然地清清嗓子:“所以……”


“我们应该开始准备了。”卡罗尔算是善解人意地立刻接话。


“既然有了可以混入晚会的请柬,我们的行动就顺利的多。”克林特说,“谢谢你,托尼。”


“我去准备工具。”


“嗯,我也去检查一下通讯设备。”


他们接二连三地离开,直到大厅里只剩下托尼和史蒂夫。托尼看着史蒂夫攥紧的拳头,心里突然一阵难受。


“我必须请你知道。”他对史蒂夫说,“我是不会背叛你们的。如果有必要的话,杜姆会被除掉。”


“但是最好不要这样。”沉默了很久以后,史蒂夫说。


“对。”托尼松了口气,很高兴地看到他们意见一致,顾全大局,“不管怎样,今晚一定要取得胜利。”他说,忽然打了个寒战,想起自己昨晚下车之前,维克多看他的眼神。


——————————————————————


“原来你在这里。”


托尼回过头,维克多向他走来 ,手里端着一杯酒:“你是不是故意在躲我?我找了你很久。”


“我没有。”托尼勉强笑笑,接过酒杯假装抿了抿。他不敢喝任何外头的饮料,这是间谍工作长期养成的习惯。


“你今天穿了深色的西装。”维克多喝着香槟,用赞赏的目光从上到下打量他一眼。


托尼被他的眼睛一看,觉得浑身不自在,好像他能够一眼看穿他的一切。


“来吧,来跳舞。”


维克多牵起他的手,缓步带他进入舞池。灯影摇曳,纵使托尼此刻神经绷得再紧,也不由得放松起来。他被维克多搂着维克多,几乎是遵循着本能在跳舞。古典、含蓄的交际舞带来的轻微身体相贴,在此刻的气氛下愈演愈烈。


“托尼。”维克多低声喊他。


“嗯?”


他抬起头,维克多看他的眼神是如此温柔,他差一点就陷进去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就这么和你一直跳下去。”


是啊,我也想。 维克多是唯一能理解他的人,他们有着相同的志向。托尼觉得自己好像收到了古惑。他呆在维克多的怀里,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心,时间,空间,仿佛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他想永远呆在这一刻,直到——


“砰!”


爆炸声从花园的位置传来,会场立刻一片混乱。大批武装的机器人警察冲进来,枪口对着人群。托尼知道他只有几秒钟的时间做决定。


“停火!”他叫道,解下领带夹,里面是他精心设计的小型手枪,他把他抵在维克多的额头前。


“停下!不然我就开枪了!”


武装警察立刻站住不动,好像在害怕托尼真的敢开枪,将本国内政冲突升级为外交事件。托尼没有看维克多脸上的表情,强压下心里翻涌的反应,冷漠地面对众人。


又一声爆炸,卡罗尔他们已经完成了任务,托尼必须保证他们安全撤离。他说出了这个要求,维克多没有反抗也没有赞同,只是叹了口气。


“托尼!你没事吧!”卡罗尔冲进来,史蒂夫紧随其后,他的目光和维克多的目光短暂相遇,空气里像是发生了一场小型核爆。


“我没事,”托尼急促地说,“你们快上昆式机,我一会儿就来。”


“我留在这里。”史蒂夫说,依然紧盯着维克多。


“别傻了,计划不是这样。快走。”


他们一个个撤离了。托尼拽着维克多往阳台走,从那里可以轻易逃脱。


“对不起。”他低声对维克多说,没有希望他会原谅他。


他的手被握住,袖珍枪指偏了方向, 一瞬间托尼以为他要死了。


可是下一秒维克多抱着他,在警察开枪之前跳下阳台。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混蛋。”他在他耳边低低地说,托尼能够感觉到风刮着他的脸,接着维克多把他丢到了昆式机上。


卡罗尔等人想要围上来,可是维克多不让他们靠近:“在等一会儿,我还想和他告个别。”


“下一次还有这样的行动,你大可以直接和我说。”维克多穿着盔甲,站在昆式机门口:“我会以个人的名义帮你。今天你可给我惹来了不少麻烦,你知道外交辞令,简直就是个地狱。”


托尼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为什么要……”


“这个问题很显而易见。”维克多笑了笑,“再见了,托尼。”


他故意在史蒂夫的注视下靠近他,吻了吻他的额头:“我相信你会需要我的,不管哪一方面。”


“我觉得你有了个新敌人。”卡罗尔用胳膊肘捅捅史蒂夫,后者纹丝不动,只是看着维克多远去的方向,眼里闪动着怒火,以及好斗的神色。


【END】















【扫文】

扫文记录:

As I Lay Dying我弥留之际 by:绿杨烟轻寒
Tony Stark是个疯子,这毋庸置疑。
这文太报社了,刚看完的时候只是有点惆怅,午睡时半梦半醒之间突然想到,托尼这几十年,尤其是最后的几年,都在想什么啊?深藏着爱意,孤身一人,几天几天不出门,不跟人说话,把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用在跟自己制造的人工智能交流,甚至最后一次跟史蒂夫见面仍然什么都不说,却在死后把自己的灵魂封在AI里送到史蒂夫身边陪伴他,你特么是有多恨他!你没长嘴不会说话吗!你不会告诉他老子中意你很久了你要是敢不答应老子就打断你的腿吗!他到你死了才知道他也喜欢你,到他自己死了都不知道那个AI就是你。
啊!我受到了10000点重击!我要去看那个ce22分钟花式夸rdj合集补补血。😭
随缘。

!!!!!!!!!!

漫威电影:

今天的漫威十周年photocall现场,全员几乎都到齐啦!!没胡子的桃子,飞吻的萝卜,吐舌头的寡姐,还有范老大蓝爸爸他们,太壮观了!
视频是马克叔拍的,局长、黄蜂女、惊队都在跟马克叔说这应该保密的,不能拍的,马克叔才意识到好像是不能拍哦,吓得结束了视频。感谢追星男孩马克叔冒死让我们看到全员到齐的场面😂😂😂

网上看到的关于RDJ的文章,然后觉得妮妮真好

❤️

连禹_M家专用小号:

天下第一最棒最好的唐尼!


Nicky N:



-I-R-O-N-:



第一次看见这个故事之后,我就在庆幸,我有多幸运,能让我爱上这么好的一个人。

  

  

大米荔枝:

  



   


啊啊啊啊我唐尼怎么能辣么好

   

   

   

   

余音萦梁:

   

   

   



    

    

    


萝卜怎么那么好!绑腿那里简直莫名doki doki(*/ω\*)

    

    

    

    

    

    

    

    

呵呵的土豆:

    

    

    

    

    

    

    



     

     

     

     

     

     

     


文章的作者Dana Reinhardt是一位作家,之前出过几本书,今年7月她的新书the summer i learned to fly出版了,在书中她记录了人们的善举,其中就包括她和叔之间的感恩故事。
* Dana Reinhardt is the author of A Brief Chapter in My Impossible Life, Harmless and How to Build a House. Her most recent novel, The Things a Brother Knows, was named a best book of the year by Kirkus, School Library Journal, Booklist and NPR. The Summer I Learned to Fly, a book that is partially about acts of kindness and very much about gourmet cheese, comes out in 
标题:the kindest of strangers--最善良的陌生人
* 我猜大多数助人为乐的故事的主角都不是吸毒的堕落名人,但我的故事却是。
* 他的名字叫小罗伯特唐尼。
* 你或许听说过他,你或许不是他的粉丝,但我是,这个故事发生在90年代初。
* 那是在一场为南加州公民协会举办的公园party上,我的继母是活动的执行经理,所以我不用交150美元的入场费就可以参加活动。不是我不想为南加州公民协会捐款,而是我当时刚满20岁,实在没什么钱。
* 我在party上陪着奶奶--在这篇短文中我没有足够的篇幅来介绍她老人家了,为求简洁,我只能一句话概括:即使已经年过八旬,奶奶美貌依旧、聪明灵巧,尽管她并不认识当时在场的年轻的名人们。RDJ穿着一件漂亮的奶油色亚麻外套到场了,手臂还挽着沙拉杰西卡帕克,我指着RDJ让奶奶看,奶奶耸耸肩,只顾着往她的纸盘子上盛各种小奶酪块儿。他不是加里格兰特,也不是格里高利派克,奶奶才不在乎呢。
* 那天下午的贵宾是Ron Kovic, 他在越战中受的伤使他只能坐轮椅度过余生, 大导演奥利弗斯通已经把他的故事改编成家喻户晓的电影《生于七月四日》。我提到轮椅是因为接下来发生的事与他的轮椅相关。
* 我和奶奶端着盛满奶酪的纸盘,穿过人群,走向我们的折叠椅。我们看到继母在台上侃侃而谈地演讲着,并恳求人们捐款。接着Ron Kovic发表演讲,他真令人入迷,随后演讲结束,我和奶奶起身准备离开,就在这时,奶奶摔倒在地。
* 我们坐在第一排,奶奶正巧狠狠地摔在人们为Ron Kovic搭建的轮椅斜坡上,我不知道轮椅斜坡还有锋利的边缘,但至少这一个有,锋利的木材切开了奶奶的皮肤。大量涌出的鲜血令人震惊。我真想告诉你们我冲过去控制了情况、照顾了奶奶、呼叫了救护车,但是我没能做到。一看到血,我就瘫坐下来,头靠在两膝之间快昏过去了。
* 幸运的是,有人控制了情况,那人正是RDJ。
* 他叫人打电话叫救护车,又让另一个人拿水来,还让另一个人找毯子来;他脱掉自己那件漂亮的亚麻夹克衫--我本以为他只是嫌碍事才脱掉,他卷起袖子,迅速抓过奶奶的腿,把自己的夹克衫绑在伤口上,我看着他奶油色的夹克衫被鲜血染成了猩红色。
* 他告诉奶奶别担心,一切都会好的,他本能地知道怎样安抚她、让她分心,他紧紧抓住她的小腿,吹起了口哨,还对她说她的腿真美(--都什么时候了,叔真亏你想的起来= =)
* 她则令我难为情地告诉他:“我孙女告诉我你是个演员,可我从没听说过你。”(奶奶你要不要这么诚实= =)
* 他守在她身边,直到救护车的到来,然后他走在担架旁边,握着奶奶的手告诉她他为她这么早离开party感到难过,因为他们才刚开始了解彼此呢。救护人员关上车门,RDJ向奶奶挥手告别:“别忘了给我打电话,Silvia! 我们一起吃午饭噢!”(--典型的泡妞叔)
* 归根到底,他只是个电影明星。信不信由你,我连一句话都没说就钻进了救护车,我太尴尬太害羞,不敢对他说声谢谢。
* 我们都有后悔当初没说出口的话,希望回到过去,重来一遍。然而很少有人能得到机会,但很多年后,我得到了重来一遍的机会。我得提下当RDJ因毒品坐牢的时候(这件事令我感到荒谬和残酷),我想过写信给他,告诉他那天他成为了仁慈的化身、做到了最棒、是最善良的陌生人。但我没有。

那件事发生后的大约第15年,奶奶去世10年后,RDJ获释5年后,我在一家餐馆又见到了他。
* 我在洛杉矶长大,在这里看到名人是很平常的事,我从小就被教育要尊重他人的隐私,别人用餐的时候不要打扰人家,但是那一天,我决定违反洛杉矶人的风俗准则,战胜自身的羞涩,走向了他的餐桌。
* 我对他说:“我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 然后我告诉了他整个故事。他记起来了。
* 我说:“我只想谢谢你,你那天的所作所为,是我见过的最善良的举动。”
* 他起身握住我的双手,直视我的眼睛,对我说:“你绝对不知道,那天我是多么想听到你说这些。”
* -- -----------------------------END-------

     

     

     

     

     

     

     

    
    

    

    

   
   

  
 

Pony__朴惠敏:

500w礼物来啦,我爱你们
关注+转发,就有机会收到美图手机
我的护肤奇迹水,
眼妆美瞳套装
我用心挑选的口红香水
还有月饼等近500份礼物哦

​​​​

关于书灯(˶‾᷄ ⁻̫ ‾᷅˵)

朋友送的书灯
超级喜欢!!!⁄(⁄ ⁄ ⁄ω⁄ ⁄ ⁄)⁄

小伙伴去上海给我照的照片(˶‾᷄ ⁻̫ ‾᷅˵)
好兴奋!!!!!!